<strike id="phnzj"></strike>

<address id="phnzj"><big id="phnzj"><span id="phnzj"></span></big></address>

          <big id="phnzj"><video id="phnzj"></video></big><pre id="phnzj"></pre>
          <rp id="phnzj"></rp>

          <p id="phnzj"></p>

          <big id="phnzj"><th id="phnzj"><form id="phnzj"></form></th></big>

          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現狀和方向何在?雙碳機遇不容錯過| 觀點與方案

          佚名 來自: BCG 2021-08-23

          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現狀和方向何在?雙碳機遇不容錯過

          以下文章來源于券商中國 ,作者杜曉彤本文摘選自《券商中國》記者杜曉彤于2021年7月13日發表的訪談文章,原載于《券商中國》微信公眾平臺。2020年9月,中國提出力爭2030年碳排放達到峰值、2060年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以下簡


          以下文章來源于券商中國 ,作者杜曉彤

          本文摘選自《券商中國》記者杜曉彤于2021年7月13日發表的訪談文章,原載于《券商中國》微信公眾平臺。

          2020年9月,中國提出力爭2030年碳排放達到峰值、2060年實現二氧化碳零排放(以下簡稱“雙碳目標”),為中國經濟全面向低碳轉型定調。

          據了解,目前已有130多個國家提出碳中和目標。但相比之下,中國作為全球碳排放量最高的國家,實現雙碳目標的任務顯得更為艱巨。

          雙碳目標的實現離不開金融體系的支持和推動。根據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的研究,中國2030年實現碳達峰,每年需要資金3.1萬億—3.6萬億;若要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需要在新能源發電、先進儲能和綠色零碳建筑等領域新增投資至少139萬億。

          那么,如何推動金融資源向低碳減排領域投放?監管部門的下一步重點工作是什么?普通投資人在綠色轉型浪潮中是否有投資機會?圍繞這些問題,券商中國記者對波士頓咨詢公司(BCG)董事總經理,全球合伙人,BCG金融機構專項中國區核心領導劉冰冰先生進行了專訪。

          中國走向碳中和的四大挑戰

          Q 相比于同樣提出碳中和目標的歐美國家來說,中國要實現碳中和有哪些挑戰?

          劉冰冰:整體來看,一個國家碳中和轉型的生態結構可以分成五端,能源端、企業端、政府端、金融端和個人端。從這五端來看,除了政府端,中國在其他四端的挑戰都挺大的。

          首先是能源端,要實現碳中和,歸根結底是要實現能源結構轉型。中國的能源結構以煤炭為主,煤炭能源占比約60%,明顯高于全球20%—30%的平均水平。所以我們的能源結構轉型首先就是一個特別大的挑戰。

          其次是企業端,也就是高能耗、高排放的企業轉型。中國的經濟結構中,制造業、交通運輸業、建筑業這些碳排放較高的行業占比都不低,這些行業的轉型是一個巨大挑戰。

          第三是金融端,經濟低碳轉型過程中,需要真金白銀金融資源的投入,這些資源投放需要金融機構去對接,然后有效地配置到有碳中和需求的企業和項目之中。從資金角度來看,機構和長期資金,尤其是養老金等帶有一定社會屬性的資金,更有動力投放到一些更具社會影響的綠色相關產業,但中國這類長期資金占比是比較低的。從金融機構角度來看,我們有龐大的銀行和間接融資體系,但直接融資體系占比仍然較低,而雙碳投資和企業轉型對股權投資等直接融資需求巨大。

          最后是個人端,個人其實扮演著三個角色,一是作為員工,是企業轉型的實際執行者;二是作為進行日?;顒拥奶寂欧艂€體,選擇什么樣的方式生活;三是作為消費者,選擇什么樣的產品或者企業。老百姓的低碳意識培養難以一蹴而就。尤其是和歐洲比,歐洲經常會出現消費者倒逼企業走向環保,要求企業改善產品包裝、降低排放等,這點上中國個人端的低碳意識建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綠色轉型對金融機構提出新要求

          Q 相比于傳統的信貸項目,綠色項目投資回報周期較長,金融機構向綠色轉型的過程中如何平衡資產存量與增量的問題?

          劉冰冰:這是雙碳金融工具和雙碳金融需求不匹配帶來的問題。企業處于不同的生命周期,對金融的需求也不同。我們可以把生命周期簡單分為初創期、成熟期和轉型期三個階段。處于初創期的企業可能在孵化一個新的環保技術,成熟期的企業比如一些新能源汽車制造商,轉型期指一些高碳排企業要進行大量技術升級、商業模式改造來推動減排。

          從風險收益特征來看,處于初創期和轉型期的企業雙碳需求和商業銀行傳統的信貸服務并不匹配。所以,如果只依靠銀行傳統的信貸體系來推動低碳新技術、綠色新產業的孵化或者高碳排企業轉型,難度是比較大的,還需要整個金融體系里的金融工具和金融主體變得更加豐富。

          Q 現在中國的綠色金融走到了什么程度?金融機構還需要做些什么?

          劉冰冰:從規模來看,中國的綠色金融已經走在全球前列了,但和需求總量相比還有缺口。更重要的,如剛才那個問題談到的,融資結構上差距較大。

          目前中國的綠色金融里有90%都是貸款,也就是匹配成熟期企業需求的傳統信貸服務。但在理想狀態下,為初創期的綠色科技和雙碳轉型期企業提供的金融服務占比應該達到一半,也就是除信貸資金以外,權益、長期債券等資金占比應該增加到40%—50%的水平。

          進一步細化來看,雖然投入到科創企業的人民幣資金是比較少的,但我并不擔心,因為資本市場上各類資金方對這一類資產的興趣非常高,一方面是政策推動,另一方面是考慮到這類資產未來的潛在升值空間。

          所以,真正難解決的是轉型融資的部分。對于高碳排企業來說,綠色轉型更多是一個挑戰,而不是機遇,一方面這類企業更加渴求資金的支持,另一方面它們又存在更大的風險,不滿足金融機構傳統信貸業務的風險收益特征。這也是對金融體系提出的新要求,即不僅要提供融資服務,還要提供一些融智服務,包括幫助企業尋找一些減排手段和轉型方向等。銀行可以和其他金融機構合作進行股債聯動、投貸聯動。此外,證券、投行、私募等也會去探索碳中和進程中有哪些并購整合的機會,推動行業一些大型的整合。

          Q 金融機構的碳中和標準包括投貸業務嗎?如何對投貸企業的碳排放程度進行評價?

          劉冰冰:金融機構有其特殊性。金融機構提出的碳中和目標通常是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實現自身運營的碳中和,另一部分是投融資組合的碳中和。對金融機構來說,要實現第一步是比較容易的,但要實現投融資組合的碳中和比較困難。例如,在實操中對投貸企業碳排進行跟蹤就是一個難題。首先,對于大部分的行業,尚沒有明確的標準和規范要求企業定期披露碳排放情況,大部分企業沒有能力或者沒有意愿統計自己的碳排放數據;其次,即使企業披露了碳排放數據,金融機構也很難對這些數據的真實性進行驗證。所以,金融機構要真正發揮作用,還依賴于整個雙碳生態系統的健全,包括行業碳排標準和監管、綠色評估、數據科技等多個領域的建設。

          政策如何推動金融資源投向綠色產業

          Q 怎樣推動金融資源投向綠色減排領域?

          劉冰冰:總的來說,就是需要“胡蘿卜加大棒”的政策進行引導。如果只看目前的實踐結果,我們會覺得綠色金融業務雖然給金融機構帶來的收益可能不高,但是不良貸款率很低,所以信貸成本低。這個結論是有一定誤導性的,因為現在大量的綠色信貸都被投放到大型國企和交通、能源等項目,這些資產本身是低風險的。

          如果未來綠色金融大量開展起來,不一定能給金融機構帶來高回報,但是高成本是必然的,因為還需要綠色評估、綠色跟蹤等成本,所以要做這件事情,政策支持就很重要,??拷鹑跈C構自身的能動性是很難的。

          其中,政策支持方面有三個核心的內容是大家討論比較多的。一是減少資本占用,也就是金融機構在做綠色貸款或者綠色債券的風險資本金計提時,是否能有一些優惠;二是降低交易成本,交易所的相關費用是否能夠得到減免;三是降低資金成本,例如通過央行專項拆借資金或者政策性資金等方式,直接降低金融機構開展綠色業務的經營成本。

          Q 如何看待“漂綠”、“洗綠”的現象?

          劉冰冰:如果一家銀行只是自上而下地進行指標分配,比如要求今年綠色業務占比從20%提高到40%,分支機構和客戶經理為了完成任務,就會想方設法地從原有的信貸投放中找出一些綠色要素,來對項目進行包裝。

          比如為一家大型車企集團提供流動性貸款,集團下屬企業有新能源汽車,也有其他汽車,那么是只有新能源汽車業務的信貸需求才作為綠色信貸,還是整個車企集團的貸款都歸入綠色信貸呢?

          這一方面需要政策進一步細化,對綠色業務的標準進行界定和檢查,另一方面需要銀行從客戶的分層分類、產業結構分析、投放資源的配置等方面做出實質性的設計,這是一個自上而下對自身商業模式的再思考,而非簡單地指標傳達,否則只能是通過“漂綠”來實現。

          但現階段來看,因為企業端還在不斷迭代過程中,企業與金融兩邊是一個雙向循環發展的邏輯,還需要等企業端的綠色轉型進一步明確,金融端相關的產品設計和信貸資源配置在這個過程中持續進行創新和優化。

          下一步的政策重點在哪里

          Q 金融監管部門多次提及要把綠色轉型納入考核,這一政策要落地還有哪些需要考慮的問題?城商行如何更好的參與到綠色金融領域?

          劉冰冰:監管政策的推動也是分層分級的。在納入考核指標方面,國有銀行、股份制行可能會被認為是需要首先開展試點的,同樣這些銀行也更容易獲得一些相關資源和配套政策的支持。

          但城商行的情況比較復雜,一方面對于推動國家戰略,中小銀行的影響力有限,資源能力也有限;另一方面,這類銀行現實包袱也更大一些。所以要納入考核指標的話,可能要在逐漸探索的過程中,分層分級逐步實施。個人認為,城商行和國有大行、股份制行在綠色金融中所扮演的角色,和他們所能享受到的相關政策,差距會是比較大的。

          Q 金融監管部門下一步的工作重點可能會在哪些方面?

          劉冰冰:過去一兩年監管部門已經做了很多工作,最核心的是圍繞標準問題,包括調整綠色債券標準等,這塊已經打好了一定的基礎。

          接下來,我認為可能會著重對銀行獎懲政策展開研究,也就是前面我們說到的“胡蘿卜加大棒”,怎么去推動銀行做這件事。另一方面是整個綠色投資資源的引導,例如成立綠色基金,除了股權資金,還包括像國開行等政策性的銀行資金,在綠色領域如何引導和使用,相信后續還會有一些相關安排。

          綠色轉型背景下好資產的稀缺性突顯

          Q 在雙碳目標背景下,普通投資人有什么投資機會嗎?

          劉冰冰:其實廣義的ESG投資由來已久,在國內市場下領先公募基金也較早地發行了ESG產品,但整體規模發展緩慢。然而,隨著雙碳目標的明確,形勢迅速發生變化,不管是公募基金還是銀行理財,都正在積極發行雙碳相關主題投資產品,這些都可以由普通投資者購買。但這里也想提醒普通投資者,首先ESG指標高的公司不代表一定是高回報。ESG包含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ety)和治理(governance)三個方面,其中S和G可能對公司經營回報有所貢獻,但以E為例,有顯著的外部效應,環境友好、減排做得好,可能反而是企業付出了更多成本換來的,ESG表現好的公司不等于高回報。所以,ESG投資本質上是價值取向投資,投資人首先應該認可ESG理念,而不是片面追求高財務回報。

          但也要辯證的看,因為任何一個資產的價格除了由自身價值決定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決定因素是資金配置需求。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預見到的是,大量資金會被引導到各類碳中和相關的企業,從而形成資金供給較高、相對資產較稀缺的情況,自然會推高稀缺資產的價格。其次,一定要堅持長期投資的理念,對于ESG投資尤其如此,ESG指標表現好的公司在中長期更可能勝出。



           

          咨詢公司專欄

          預約咨詢 | 免費咨詢

          聯系我們

          電話

          181-2111-8831

          郵件

          tzl@chnmc.com

          其它

          隨訪:電話預約

          關注我們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chnmc-com,微信掃碼關注
          管理咨詢APP

          點擊安裝管理咨詢APP,可以了解最新管理咨詢 >微信長按圖標,選擇識別圖中二維碼,即可下載安裝!

          相關服務

          我們的客戶